11月13日,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4名工作人员,从云南省普洱市镇沅县者东镇进入哀牢山开展野外作业失联,经全力搜救,22日普洱市失联人员搜救联合指挥部通报,失联的4人已全部找到,令人痛心的是4人均无生命体征。

  4名地质调查员失联9天后不幸遇难

  据悉此次遇难的4名调查员分别为杨敏、张金榜、张喻和刘宇(音)。11月13日,他们从云南省普洱市镇沅县者东镇进入哀牢山开展野外作业失联。他们中年龄最大的32岁,最小的25岁。

  15日19时28分,镇沅县人民 *** 接到4人失联的报告后,立即成立“11·15”失联人员救援指挥部,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普洱支队、岳麓蓝天救援队、茶城阳光救援队等多支救援队先后到达现场展开救援。

  20日,搜救人员在作业时发现了失联人员的雨衣。此次发现雨衣的地方位于普洱市镇沅县者东镇的白水河,在失联人员简易宿营窝棚的下游,附近同时发现了失联人员的排泄物。

  11月21日18时33分,搜救指挥部接到搜救人员报告,在哀牢山玉溪市新平县水塘镇,调查样地东南方向直线距离1.85公里处发现3名失联人员,已无生命体征。指挥部接报后,立即安排在附近搜救的救援队伍6支56人进行接应,并在距发现失联人员地点直线距离3.58公里的老鹰塘设置接应点。

  首批救援队于11月22日0时32分到达发现地点,迅速将3名失联人员遗体向接应点转移,因山高坡陡,雾大能见度低,加之在夜晚路况不清,截至记者发稿时,尚未转移到接应点。同时,以发现地点为中心向四周对第4名失联人员开展地毯式搜索,11月22日8时32分,发现第4名失联人员,已无生命体征。

  整个搜救行动,云南以普洱市为主,玉溪市、楚雄州协同展开,截至目前,投入专业救援人员和当地干部群众8000余人次、车辆150余辆、卫星电话100余部、无人机50余架、直升机10架次及相关物资、技术装备全力开展搜救。22日,据初步调查,4人此次进山为开展森林资源调查,带有罗盘、工兵铲、铁锹等工具和约1天半的口粮。

  搜救队员:哀牢山内部环境非常险恶

  11月22日,参与救援的茶城阳光救援队队长张进春告诉北青报记者,19日他们得到4人失联的消息后便向普洱市应急管理局请缨救援。

  张进春坦言,他们救援队都是普洱当地人,之前只在哀牢山外围远看过山脉,但从未进过哀牢山,“哀牢山虽然从外面看起来绿树葱葱,烟雾缭绕很优美,但真正走进去却非常险恶。”

  张进春一行9人和普洱消防支队对指挥部所布置的1号补给站附近10公里的距离进行地毯式搜索。“进入山林后,树木非常茂密,有时下小雨,有时起大雾。雾大的时候能见度仅有几米远,手机信号全无,如果没有携带专业设备非常容易在丛林中迷失。”

  张进春介绍,14日4名地质勘探员在山内时,山区下起了暴雨,导致山体非常湿滑。“这几天也一直在下小雨,山上的泥土非常松软,脚踩上去都往下陷。”张进春介绍,山林中没有路,只能摸索着前进,“一些山坡非常陡峭,有的可以达到70度的坡度。”

  恶劣的环境也给救援造成了很大的挑战,岳麓蓝天救援队表示,19日他们受长沙市应急管理局委托一行7人前往哀牢山进行救援支援。据他们回忆,20日他们在救援现场指挥部得到4个坐标点后开始进山搜索,他们共寻找了宽2公里,长4公里的区域,“山林里气温比较低,山下12℃,山顶最低气温仅有2℃,我们在山林里露营了3天,搜寻了第一遍搜索未搜的位置,在悬崖边、瀑布下都进行了寻找,并未找到失联人员踪迹。”

  张进春告诉北青报记者,22日早上8点多,他们收到了指挥部发来的消息,告知他们不用再进行搜索,4名失联人员已全部找到,看到消息的张进春先是松了一口气,但“中午走出山林回到指挥部,手机有了信号,收到的却是4人遇难的消息,我们内心非常沮丧和难过。”

  张金榜战友:得知消息很痛心

  22日,遇难者张金榜曾经的战友李先生向北青报记者讲述,他们是2015年武警黄金部队新兵连的战友,“我们是同批兵,一起入的伍,当时在新兵连,我们一起训练、聊天,他平时非常踏实,训练也很认真,我记得他是左手写字,字迹非常漂亮。”

  后来,他们各自退伍转业,分别被分到了中国地质调查局的下属单位,“他是昆明单位,我是成都单位。”李先生表示,他们的工作项目大致相同,都是日常进行森林蓄积量调查。

  (文/本报记者 李铁柱 见习记者 尹航)

Allbet Gaming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www.allbetgame.us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云南《nan》哀牢山四名失 shi[联 lian[地质『zhi』人员“yuan”遇难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曾经是国家一级演员,因无戏可拍沦「lun」为【wei】网红,粉丝打赏却一毛不「bu」收!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